第四百四十二章:大结局
作者:北宋      更新:2021-09-24 13:23      字数:2012
  乔静躺在你床-上,还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,关于孕妇生孩子一类的,没想到在过了一会,自己这就睡着了。

  一觉睡到晚上,还是梅子喊她起来吃饭的。

  乔静半眯着眼,适应外头的烛光,问道“月儿呢,怎么没听见她说话?”

  梅子笑笑“跟着楚大哥去马场了,这会也该回来了。”

  乔静点点头,起来梳梳洗洗,还一番忙活,正巧他们也过来了。

  楚月今年已经八岁了,长的十分好看,她身上带着四分之一的异族血脉,长的跟混血有一拼。

  乔静最喜欢的就是她的大眼睛了,忽闪忽闪的,跟洋娃娃一样。

  小丫头看见乔静,马上蹦蹦跳跳过来。

  乔静都准备好接应她呢,小丫头又在距离她半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  好奇的伸手摸-摸乔静的肚子“娘,这里要有个弟弟了吗?”

  乔静失笑,将她放在胃部的手移到子-宫那里“在这,月儿想要个弟弟吗?”

  小丫头想了想“想要个妹妹!”

  乔静一本正经的点点头“那就给你生个妹妹好不好?”

  现在已经有两个儿子了,才一个女儿,要是再来一个女儿,正好能凑够两个‘好’字。

  楚月马上高兴起来“好啊好啊!有个妹妹,我就能给她传好看的裙子了!”

  许是她小时候,乔静就一直在画那些衣裳什么的,又是个小姑娘家,乔静就给她缝洋娃娃一类的,小丫头就十分喜爱打扮。

  后来受了她的启发,乔静开始给小孩子设计衣裳,往往就是那这个小丫头当模特。

  尤其是西方公主裙的有些元素,放到成-人衣裳里会有点奇怪,但弄到孩子衣裳上却十分好看。

  小丫头十分羡慕,乔静就慢慢教她弄这些。

  现在她已经开始慢慢学着给洋娃娃做小衣裳了。

  这下一听要有个妹妹,马上就联想到小裙子了。

  乔静笑着点点头“行,那你可要好好学刺绣啊,到时候妹妹的小衣裳都交给你了!”

  小家伙马上兴奋起来。

  回去后,还扒出自己小时候的小衣裳,肚兜一类的。

  乔静给他们三个小时候的衣裳都收拾过,基本上是看着比较新的,都给保存下来了。

  小丫头回去一看,觉着任务十分艰巨。

  她已经八岁了,不用去学堂了,只用每天跟着娘在家画一会画,或者跟着爹爹去村子里转转,小日子过的十分丰富多彩。

  也是因此,她女红什么的,可要比别人差多了。

  乔静听梅子说她在找东西,还专门跑过去看看。

  那出来两件张嫂子家圆圆给她绣的肚兜“你瞧,这可是你圆圆姐姐六七岁时给你做的呢。”

  楚月一脸吃惊!

  圆圆去年就嫁人了,是先前李大哥看好的那家。

  现在乔静虽然跟张嫂子关系缓和了,可两人心里总归是有个疙瘩的。

  平日里有个什么事,也算是能说说话聊聊天的,但要说想以往那样亲密,乔静是做不来的。

  但好在乔静现在事情多,也不会有那么多闲时间去想东想西的。

  倒是小桃知道她怀-孕了,就经常来看看她,陪她说说话。

  要说乔静这么久以来最对不起谁,那必定是小桃了。

  赵家那小媳妇简直就是属狐狸的,逮着空就要找朱二河,许是床-上功夫真了得,再加上小桃打心眼里有些看不起他。

  这男人一次次偷腥,慢慢竟染上瘾了。

  赵家媳妇不知羞耻,将他们俩的事传的到处都是。

  小桃后来算是明白了,干脆什么也不理会,的苦她这第一胎就是个男孩。

  乔静让她在养鸡场里干活。

  朱二河他爹也向着小桃,自己吃住都在养鸡场里,花不了几个钱,这工资都算到小桃身上。

  当然,这也实在小桃生下儿子后才有的事。

  乔静几次想要劝小桃跟他和离,可最后都劝不出口。

  小桃算是个比较保守的姑娘,这在她才来这里时,乔静就知道。

  且不说小桃愿不愿意走,就是真听了她的话,两人和离了,小桃又能怎么办?

  让她再嫁怕是不行的。

  还不是要讨生活?

  到不如就跟着这男人,她手上总归是拿着公公的钱,赵家媳妇也是有钱的,不会要朱二河的钱。

  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是她儿子。

  这孩子更是想小桃一般,不仅仅是张的想小桃,性子也像。

  谁能不喜欢跟自己想象的孩子呢。

  时间越久,小桃也越发能接受了。

  乔静看着,竟觉得小桃也十分幸福?

  十个月时间眨眼就到。

  楚家小院里一屋子人都在准备着。

  可乔静的肚子却像是没反应似的。

  楚园深知以为是有人给她下了药。

  让白小大夫好一顿查,可这胎也确实是没问题啊。

  只好慢慢等着。

  这天中午,乔静正在吃草莓呢,突然感觉肚子开始阵痛起来。

  已经生过上孩子了,乔静自然是知道这怎么回事。

  赶紧叫梅子“快,我要生了!”

  梅子一边过来扶着她,一边赶紧喊人。

  院子里顿时忙了起来,不过这些早就准备好了的,到时候了,也没见人慌乱起来。

  众人有条不紊的忙碌着。

  许是先前生过两胎的缘故,这一胎走的格外顺畅。

  才到晚上,乔静这胎就生了下来。

  只是不像他们先前想了那样,这胎却是个儿子。

  产婆抱着孩子出来时,楚园只匆匆看了一眼,就赶紧进屋去了。

  抓着乔静的手“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  乔静累的厉害,额头上也早已被汗水浸-湿。

  她张了张嘴,楚园听不见。

  凑到她嘴边,才能隐隐听见“楚园,嫁给你,我不后悔······”

  接着,乔静眼睛一闭,就昏睡过去。

  楚园看着她疲惫的睡颜,心中充盈着暖暖的情感。

  他,也不曾后悔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