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7章 沈大人亲自出马
作者:加勒比海贼王      更新:2021-10-25 12:17      字数:2115
  负责打理的掌柜跑了,账目没了,商船在茫茫的大海上……

  总之,远洋贸易公司仿佛只剩下一个空壳在那里了,再深挖下去,也挖不出什么东西来了。

  仿佛官府这般大张旗鼓的对潘友利进行审问,却只能审出一些偷税漏税,以及遗失账目的罪名。

  这些罪名不算很小,但也绝对不大,何况是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。

  若只是将潘友利判个一年左右的坐监,及不到十万银元的处罚,他不但不吃亏,说不定还能获得不小的助力。

  因为这反而间接的证明官府一方败给了潘友利,那也从侧面证明潘友利的远洋贸易公司不是在设局骗人。

  毕竟官府劳师动众都没有找到有力证据,而投资的人又实实在在的拿到了收益,那还有什么可说的?

  潘友利的神情虽然严肃,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,因为他知道,这次灾难恐怕是因祸得福,还有什么样的广告效益能比得上这次呢?

  待自己出狱,恐怕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愿意来投资远洋贸易公司了,到时候,无数的钱便向潮水般向自己涌来。

  潘友利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注定要成为大明第二个沈万三,甚至超越沈万三的存在。

  正在他做着美梦时,突然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直接将他吓了一跳。

  冯元飏松开手中的惊堂木,神色冷然的道:“潘友利,本官知道此刻你心中必然欢喜,但本官要告诉你,切莫高兴得太早了。”

  潘友利连忙道:“回禀大人,小民确实有罪,正诚惶诚恐,期盼诸位大人能从轻发落,岂敢欢喜?”

  冯元飏却是懒得理他,而是站起身,向着锦衣卫所在的方向拱了拱手道:“沈大人,下官无能,竟不能揭穿此贼的阴谋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  见此,审判席上的其他官员也连忙跟着起身行礼。

  听众席上很多不明就理的人猛的一惊,沈大人?哪个沈大人?

  一些反应迅速的已经猜到了,能让冯大人这样一个二品大员行礼的,除了如日中天的沈兴明沈大人,还会有谁?

  聪明的潘友利自然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,心头猛的一震,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,竟然惊动了沈大人亲自到场。

  今天的事情,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善了了,心中不由忐忑不已。

  一身锦衣卫千户打扮的沈浪连忙起身,向众人回了一礼道:“诸位大人不必多礼,此人确实不是等闲之辈,是个难得的人才,但却用错了地方。”

  “这是沈大人?”

  “真的是沈大人。”

  “沈大人来了。”

  听众席上一阵议论之后,牛秉天连忙站起身,并大呼道:“小民牛秉天,见过沈大人。”

  “小民谢长林,见过沈大人。”

  “小民杜保保,见过沈大人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一时间,审判大堂仿佛瞬间变成了粉丝见面会的会场。

  未允许进来,在巡抚衙门外面的百姓听到这些动静后,也迅速的议论开了,不少人伸长脖子向里面观看,并不由自主的往前面挤去,官差连忙维持秩序。

  毕竟这是对沈大人的拥趸,所以冯元飏也不好用惊堂木强行制止,还是沈浪自己几次安抚,才让众人慢慢的平复下来。

  而这时,一声未吭的潘友利才连忙道:“小民潘友利,见过沈大人。小民为待罪之人,无法向大人行礼,诚惶诚恐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  沈浪走到审判席下方,在潘友利身前不远处站定,轻笑道:“你若真是诚惶诚恐,就该立即将骗局公之于众,我还可以请示陛下对你从轻发落。”

  听了这话,除了少数几人,其他人皆是猛的一惊,此事还真的惊动了陛下啊。

  这也难怪,如果不是惊动了陛下,哪还会需要沈大人亲自到场。

  看来这潘友利还真的是撒谎了,可能还是个弥天大谎,不然怎么可能连沈大人和陛下都给惊动了?

  潘友利自然也想到了这点,一度怀疑沈大人是不是已经看穿了自己的骗局。

  但是想到沈浪以前主要是指挥行军打仗的将军,对商业上的事情少有参与,所以心中还是存有侥幸心理。

  更重要的是,他已经意识到这个罪行一旦被揭露出来,恐怕会比自己想象中要严重得多。

  所以只要有一线希望隐瞒下去,他就不会坐以待毙。

  于是,他努力的让自己恢复平静,然后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道:“小民对沈大人仰慕已久,若真犯有其他罪孽,小民绝不敢有丝毫隐瞒。”

  “可没有的罪行,小民也不敢胡乱招认来欺瞒大人啊。否则,岂不是有坏大人名声之嫌?”

  沈浪知道这种人肯定不会轻易认罪的,没有丝毫气恼,神情淡然的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以势压人,就问你几个问题,你知道便说。若不知道,或者不想说,也可以不说。”

  潘友利连忙诚惶诚恐的道:“小民岂敢欺瞒大人,定知无不言。”

  沈浪随即淡笑道:“潘老板,可还记得那晚宴会没带名片,只顾着吃饭的沈老板?”

  潘友利立即一惊,然后有些结巴的道:“沈,沈,沈老板?”

  随即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原来沈老板就是沈大人,恕小民有眼不识泰山,有眼不识泰山啊。”

  其实,在沈浪走出来的那一刻,虽然样貌与上次又有些不同,但他已经想到了,只是装着现在才认出来的样子。

  相比于潘友利的装模作样,听众席上那些参加了那晚宴会的人,就真的是大吃一惊了。

  而那些还轻视过沈老板的,后悔的同时,更是惊恐不已。

  “我真的是瞎了狗眼啊,连沈大人都没有认出来。”

  “我说这姓牛的怎就突然转变了态度,肯定是知道了沈大人的身份。哎,我怎的就这般后知后觉呢?”

  “沈大人虚怀若谷,肯定不会因为宴会上的事情报复我这种小人物。”

  沈浪之所以特意提这一出,是要告诉在场的所有人,自己是亲眼见证了潘友利的整个骗人过程。

  同时也在间接提醒当时与会的那些被洗脑的人,该清醒一些了。